椒聊

无话可说

【白昭】一生(十八)

继续家族伦理撕逼......写这种内容说实话我自己也挺无聊的。


“是白起白先生吗?”

白起抬头,在他面前,黑发带着银色边框眼镜的女秘书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西装,对他露出标准的八齿微笑,

“麻烦您跟我过来一下。”

白起依言,只是心下多少添了点顾忌,暗自琢磨对方在手机说的不清不楚的“出了点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但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一直走在前方带路的女秘书就倏地停下了脚步,

“到了,请进。”

对方保持着基本和善的微笑,也顺带着好心提醒白起一句,

“白先生,嬴董事长有话想和您说。”


白起回到家的时候,在门外深吸一口气,他对准指纹,推开家里的门。

尘埃喧嚣,热浪来袭,市井里的生活气息向他迎面扑来。

客厅里的封闭式壁炉燃烧旺盛,沙发边的黑胶唱盘正在一丝不苟向外重复卡拉扬指挥的贝多芬第九交响乐,厨房里面热气升腾,还有叽叽喳喳,十分吵闹的人声。

白起将外套解开,挂在玄关附近的衣帽架上,嬴稷这时候正好端着菜从厨房走出,一边走还一边回头日常怼儿子,

“你说你烤箱到底会不会用?小心别炸了!嗯?白起,你回来了啊。”

“那有本事你来啊!”倬倬半蹲在厨房瓷砖上,头也不回,“这个是控制时间?这个是温度吧……这个,这是什么按钮?”

“儿童锁。”白起走进去,学他样子,看了一眼,“配合定时功能用的,防止有儿童在中途开箱。”

“哦,原来如此,”倬倬点头,接着猛地一惊,“诶?姓白的你回来了?”

白起拧开厨房水龙头,给自己洗了个手:“你们晚上要干吗?搞出这么大动静。”

“给你庆祝呗,”倬倬说,“虽然我不知道要庆祝啥,来,搭把手——”他端着一个巨大托盘,上面是一块块串了椰树枝腌了浓郁酱料的牛肉薄块,白起助他把其放入烤箱。

“烤牛肉,还是马来西亚风味的!”倬倬一脸自豪,“这是我下午一个人看美食视频自己研究出来的惊天绝世——”

“你自己一个人看视频研究出来的啊。”白起脖子一沉,看到一双洁白沾着细碎青菜叶的手交错在自己眼前,

嬴稷挑眉一笑,“了不起。”

“当然,”嬴倬话锋一转,瞬间变脸,“这里面也绝对少不了我尊敬的敬爱的以及最伟大的父上大人对我的鼎力支持和大力援助!”

“嗯,”嬴稷满意点头,顺手一指,“洗菜去。”

在一句句 “欺压童工”“压榨未成年”的小小声嘀咕中,嬴稷不在意地松开双手,站在白起面前。

“你先去餐厅等着,”嬴稷将滑下来的袖子重新捋上去,并扣好袖口,“晚饭一会儿就好。”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嬴稷看着愣住的白起,笑了,“你以前每次来都帮我做饭,我寻思着怎么也要回报一下啊。”

“投桃报李,”他笑嘻嘻道,“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顺便,”嬴稷思路不停,顺便推着白起往外走,“明天你开车,我陪你去你宿舍搬行李,你不许拒绝啊!你现在没工作,我身为你对象,怎么可能放任你出去和随便某个小贱人同居……嗯?”

白起的气息萦绕在身,

下巴搁在他肩上,胳膊上用了死力。男人把他抱得那么紧,紧到仿佛抓不住,风一吹就会走。

“谢谢你。”

白起说。


你这样……

被抱在怀里的嬴稷眼睛不自觉沉了沉。


这一顿饭吃的还不错,起码整体气氛还可以。嬴稷到最后也没说庆祝什么,只是轻描淡写一句,大过年的,难得闹一闹。

嬴稷或者嬴倬做菜的水平要比白起想象的好,马来西亚风味的烤牛肉的确名不虚传,肥嫩多汁,鲜软可口,配合甜辣口味的酱和切成碎片的洋葱,一口咬下去,冲击舌尖。

“那当然,我在那边都是自己做饭的,怎么可能做出来不好吃!”嬴倬得意洋洋道,“不像渣稷,以前在国外都没碰过锅,顿顿都是妈烧的。”

“味道非常好。”白起有心夸赞,顺便又从盘子里夹了一块。

他们两配合的开心,但是嬴稷心情却有点烦躁,

“行了,我和你白伯伯还有事要谈。你吃完了就给我上去写作业。”嬴稷开口呵斥,看着嬴倬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更是心上来气,

“你也不看看你圣诞节假还有几天?别天天闲着跟个没事人一样!下学期的功课开始预习了吗?你看看你啊,学成什么样,连个作业都不会写,还要你白起帮忙。”

你不是也不会写?

嬴倬内心白眼翻翻,不过脸上却是一派从容淡定:“谁告诉你我现在是圣诞节假了?”

“分明是春节假。诶?我之前没有说过吗?”嬴倬的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一双大眼睛闪啊闪,

“寒假过后,我要去附属中学报道啊。”

“哦,亲爱的父亲啊,不要用这种表情看我。你儿子只是申请了一下国际生交流项目,下个学期按要求去进行国际交流。”

……

好像听上去挺合理的,

合理个屁啊!

“郑袖给你改国籍了?” 

“没有。”

“没改那你进行个鬼的国际生交流!你自己不就是国际生!”嬴稷怒斥,“我花钱送你出去,学校再收钱把你送回来,这操作是有病吗?郑袖到底给你找的什么鬼学校?”

“可能是某人查过的‘不是随便那个寄宿学校’吧。”嬴倬淡定反驳,“好啦好啦,反正人都回来啦,你亲生儿子以后要和你长久住一起,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至于学校……我可能当时演技实在是太好了一点吧,啊,祖国母亲,我是你忠实的儿女,”倬倬富有感情念道,耸耸肩,

“他们信了呗。”

……

“住一起?我还没和你外婆谈呢。”嬴稷伸出一根手指,狠狠指着倬倬,“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了不得了啊,什么烂摊子都敢给我惹出来!”

“你外婆知道你胡来吗?”

嬴倬扭头不回答。

“你这个人……”嬴稷怒道,

“你先和你外婆道歉,然后什么交流项目都给我取消,滚回去好好读书。”

嬴倬没有动,白起见势不妙,站起来想劝和。

“你不就是嫌我烦吗?”

或许是白起的动作刺激到了他,嬴倬忽地站起来,

“行啊,我也理解你,你现在找了第二春,自己日子过得好好的,凭什么要管我这个拖油瓶啊?”

“你!”

“你什么你,你不就是这样的人吗?”嬴倬道,“你知道妈临走前我怎么想的吗?我想没关系,妈去了我还有爹,你这个人做事虽不靠谱,但你肯定不会抛弃我们的,你一定会来看我们的!”

“但结果呢?我等啊等,等了那么久,我TM等到了郑袖的律师都没等到你!”

嬴倬额上青筋,脸色涨红,

“你嫌弃我?行啊,我现在就滚回去不碍着你的眼!”

甩下这句话,不待嬴稷回复,嬴倬转身就上楼,“哐”的一声,进入二楼房间,顺便摔上门。

嬴稷面色苍白,指着嬴倬的手摇摇欲坠,一口气直接上不来。

白起弯腰给他抚胸顺气,“他不是故意的,”白起赶紧劝慰,“他也没有觉得你不好。你不要太上心,他只是一时激动。”

嬴稷呼吸逐渐平稳,他扣着白起的手,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

“我知道。”

嬴稷一双眸子充满了认命与疲态,他的声音甚至很安静,

“我知道我有些事情做不好,所以活该遭报应。”


白起推开客房的门,他一进去就看到少年的脸刷地一下转过来,看到是他,又“切”的一声转回去。

“我或许没资格说这个话,但是,”白起走到嬴倬跟前,“我可以保证,你父亲最在乎的人一直是你。”

嬴倬不屑笑了一声,“你真打算做我继父不成?”

“但是有些事情他自己也做不了主。”白起不理他,继续道,“你可能觉得这句话很敷衍,但事实通常如此。”

“你知道什么呀?”嬴倬冷笑道,“怎么?你以为他随便哄你两句你就真能上位?他兴致来的时候什么混账事做不出?”

“姓唐的贱人当年还给他生了个孩子呢?你看他后来还理过对方没有。”嬴倬恶毒讽刺,

“至于你,”他上下打量白起,“呵,连孩子都生不出来。你和他之间能有什么未来?能领证?能结婚?你信不信他扭头薄情起来,把你绞死都是随手的事。”

沉默了一会儿。

“你气糊涂了。”白起冷静开口,“我和你父亲之间的事是我和你父亲之间的事,人身攻击不可取。”

“哈。”

“他本意并不想让你走,也希望他能来亲自抚养你。”白起缓和了口气,嬴稷到现在闷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肯多谈,他只能尽量揣摩对方的意思,“但你母亲临终前毕竟留了口信,希望你能被外婆所照顾。”

“他很尊重你的母亲,”白起出于私心换掉“爱”这个字,“也因此希望你和郑夫人之间能解开心结。郑夫人对你所有的安排,他都不希望因为他,造成你们两之间的误会。”

“这是你母亲的意思。”

“他可能做得不太好,没有能及时体谅到你的心情。但是他很珍惜你,比珍惜所有人都要珍惜,绝对不会有‘嫌你烦’的想法,哪怕是一丁点都不会有。”

嬴倬的脸色逐渐恢复,他低着头,不说话。

“你先自己静一静。”白起本想伸手摸摸他头,但忍住了,“他是你父亲,你肯定比我更了解他,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你要是真觉得他是个人渣,你也不会自己想办法从国外跑回来是不是?”

嬴倬小声“哼”了一声,看上去还是不服气,但情绪已基本趋于稳定。

白起见状,微微一笑,他退出去,关上门,

“你又去找他啊,哦,晚上别玩太过火。”

白起闻言手一僵,眉心皱成一团,

“我和你父亲真有事要讲,”他说这话语气很累,

“正经事。”


评论(1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