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聊

无话可说

缥纨半袖

太极殿上卖卦:

《三国志杨阜传》曰:
“阜常见明帝著绣帽,被缥绫半袖,阜问帝曰:“此於礼何法服也?”帝默然不答,自是不法服不以见阜。”
《晋书五行志》评曰:
“夫缥,非礼之色。亵服尚不以红紫,况接臣下乎?人主亲御非法之章,所谓自作孽不可禳也。”
曹睿到底穿了件什么样的衣服竟然让杨阜当面讽刺,实在是件让人牵肠挂肚的事情,所以就四处搜索了一下,觉得古代的颜色也是个很有趣的东西。
“君子不以绀緅饰,红紫不以为为亵服”这句话出自《论语》。
我觉得比较奇怪的是古代的礼服有纁这个颜色,一直以为是正红色,但是这句又觉得好像红和紫都是上不了台面的杂色,究竟怎么回事?
在《尔雅》里找到这样的说法:“一染谓之縓,再染谓之赪,三染谓之纁。”
集解里所谓的一入为緅受到了批判,不管它了。
《考工记》说的是:“三入为纁,五入为緅,七入为缁。”
《正义》说:“染布帛者,染人掌之,凡玄色者,在緅缁之间,其六入者也。”
《正义》也主张大概是纁色之后,又加入黑色渐变成緅,觉得它染到六七遍的时候就渐渐成为黑色来想,大概也是在染色的过程中加入了黑色的缘故。
但是纁是现在所谓的浅红色,那正红的赤和朱又是怎么来的?
在《朱子语类》上找到了这样的说法:
“蒨纁绛朱,此红之染数,一入为蒨,再入为纁,三入为绛,四入为朱。”
这个说法并没有找到具体的出处,但是仔细想来这几个颜色又都是红色,只是红的程度不同,似乎这样的说法也能说得通,就是红色多染几遍,就会成为朱色,而朱色在古代应该就是正红。染色过程中如果加入黑色,就会偏向緅色或者玄色了。
感觉应该是这样的流程(颜色可能不是很对,但是渐变应该是这样的)



《皇疏》引郑注:“绀緅紫,玄之类也。红,纁之类也。玄纁所以为祭服,等其类也。绀緅木染,不可为衣饰。红紫草染,不可为亵服而已。饰谓纯缘也。”
《皇疏》又说:“孔以绀为斋服盛色,或可言绀深于玄,为似斋服,故不用也。”
大概可以看出绀这个颜色是类似于玄色的,其实玄色应该也是有一定红色的元素在里面,只是更偏黑些,绀和玄的区别,朱子集注是这么写的:”绀,深青扬赤色,齐服也。“
因为《皇疏》的说法是深于玄,但是怎么个深法又没说,到底是不是更黑而接近于缁呢?”深青扬赤色“大概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推测可能是在玄的基础上加入了青色,扬的意思《朱子语类》说是”扬,浮也“,大概是青黑色带着一点点淡红这样。
紫色,说的也是类似于玄的一种颜色,但是和绀又有什么区别呢?看到到了这样的说法:
”颖子严云:东方木,木色青,木克于土,土色黄,以青加黄,故为绿,绿为东方之间也。又南方火,火色赤,火克金,金色白,以赤加白,故为红,红为南方间也。又西方金,金色白,金克木,木色青,以白加青,故为碧,碧为西方间也。又北方水,水色黒,水克火,火色赤,以黒加赤,故为紫,紫为北方间也。又中央土,土色黄,土克水,水色黒,以黄加黒,故为缁黄,缁黄为中央间也;缁黄,黄黒之色也。“
紫色作为北方的间色,正确的颜色应该是赤加黑,感觉应该比主色调是黑色再稍泛红色的玄色更红一些。《说文》说紫是:”帛青赤色“《释名》说紫:”紫,疵也,非正色。五色之瑕疵,以惑人者也。“感觉如果是青赤色,就又和绀没有区别了,而且好像也不符合这个赤加黑的系统,瑕疵的这个说法倒是给了我一点灵感,觉得大概是那种红黑色里面夹杂了一些杂质的感觉,推测玄紫緅绀的关系,大概是下面这个样子。




而红色这里也说是赤加白,《说文》说是:”帛赤白色“,《释名》说是:”白色则似绛者“大概和今天的浅粉红色极为相似,绝对不是今天意义上所说的正红色。
这四种颜色中绀和緅是不能作为衣服的领缘,而红和紫是压根连内衣都不能做。至于前者,大众的说法是因为绀的颜色类似于齐服,就是斋戒时穿的衣服,而緅则是因为三年练,也就是丧服是用这个颜色作为领缘的,这样导致穿着这种颜色的衣服看起来好像是穿着斋戒的衣服或者是丧服,是十分不合礼法的。
红紫不能穿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不是正色,而是间色,所以《朱子集注》说:”红紫,间色不正,且近于妇人女子之服也。“这种颜色并不适合正式场合,而且女子穿着较多,大概会显得身份比较低下到底意思。
曹睿所穿的缥色,《说文》曰:”帛青白色“,《释名》曰:”缥,浅青色也,有碧缥,有天缥,有骨缥,各以其色所象言之也。“,《广韵》又说:”青黄色也“,根据释名的说法,青黄色大概是缥色的一种,比如骨缥这种很可能就是青黄色的,说文的帛青白还有碧缥这种说法,大概都指明了缥色其实也是间色的一种,大概就是和红紫类似,所以《晋书》才会在议论的时候拿出红紫这个来做类比。而间色中的西方间色,就是青加白,应该称为碧色,基本就是缥色这一类的。缥色和红色推测的颜色是这样



正因为穿着这种间色的衣服,衣服的形制又是一种当时并不是很普及的半袖,所以引起了杨阜的不满,于是正面的质问曹睿。
至于半袖,在后来的一幅画上找到了类似的样子。 唐代阎立本《锁谏图》局部,明代摹本,现藏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感觉曹睿穿这样的衣服,还是这样的颜色,大概是因为天气暑热,穿着厚实深色的法服的确令人不舒服。倒是这样清爽的颜色再配上短袖子,正合适夏天。放现代来真的无可厚非,可惜古人实在太死板了。
绣帽的样子,倒是没有找到太具体的,但是搜到的图画形象多是敦煌的供养人壁画,不知道这种帽子是不是从西域传来,曹睿还真是个相当时髦的人呀!

评论

热度(122)

  1. 純黒の鉄欣太极殿上卖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铁锌牌资料库
  2. 蒲野太极殿上卖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