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聊

无话可说

【白昭】酒(重生梗)

私设一:渣昭酒后必吐真言

私设二:互相伤害后再次重生

啊,是那个……

嬴稷站在高高祭台前,四下张望没人,就努力地踮起脚尖,竭力向前伸手去够台上的提梁卣。

一下,两下……也就差半个指尖的距离了。

为什么我现在这么矮!嬴稷在心里愤愤地抱怨,脚上猛地发力向上一跳,小手堪堪向前一伸,卣底凸起可拉的鸟兽花纹就……

一只手从幼齿版未来秦王的头顶掠过,单手就拎走了沉重的青铜酒器。

就差一点可以摸到了。

嬴稷僵立三秒,一脸冷漠地扭过头,然后拼命仰头,对着眼前人大大绽放出了一个笑脸,

“阿起。”

未来的武安君白起有默契地往后退了一小步,以保护未来顶头上司的脖颈。嬴稷比他小七岁,正处于一个万事很糟糕的年龄。

无论是身高、体重,还是在其他的方面……白起旋开提梁卣,轻轻望了一眼:

“公子,未成年人不能饮酒。”

“……”身高不足五尺只堪堪到某人腰的未成年幼齿般未来秦王再次僵立三秒,尴尬“咳咳”两声,“呵呵,孤只是看到祭台上的秬鬯放歪了想要摆正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白起沉沉看了他一眼,然后将高达四十厘米重达百八十斤的酒器重新放回玉台——摆得十分端正,就是好像有点靠后:“是吗?我原以为是公子你觉得没有人敢擅自动用敬献给昊天上帝的祭品,因此随便偷一点也不会……”

“咳咳!咳咳咳咳!”

嬴稷狠狠地清了清嗓子,然后在白起淡然的注视下努力挤出笑脸,

“武安君想多了。”

“是啊,”白起冷冷道,“臣想多了。不过,”面色淡淡的青年话锋一转,“罪臣武安君的身份昔年就已被君上夺回,公子日后还是不要重提旧事的好。”

他不过说了一句话,整个气氛就好像突兀地冷了下来。

嬴稷低着头,双手背在身后,宛如等待死刑宣判的犯人,一言不发。

白起无心去哄他,他以前哄的太久了,早就耗尽了心力。他与这位自再相逢后,一直都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嬴稷受得了就受着,受不了,受不了就让一切随缘吧。

白起将祭品整理好,也就不理对方,自顾自去了。

他虽然名义上是公子稷身边的下人,但实际上,重生后变回幼齿正太的嬴稷压根不敢使唤他,他与嬴稷彼此都心知肚明对方保留了哪些好死不死的回忆。从这个角度来讲,白起自认自己在知道对方那个幼齿壳中的本尊是谁后没一刀捅死,一定是他教养好。

 

“最近公子稷和向寿走得很近。”

司马家的孩子在校场操练间隙神经兮兮地通风报信,一脸紧张与得意。

白起沉默良久,不带感情道:“然。”

嬴稷和向寿本来就是一起长大的童年玩伴,他上辈子知道这件事都没……都没非常在乎,更别说这辈子了。

司马靳脸上的得意立刻垮了一半,但是他还是很努力地维持着另一半:“向寿和公子稷的关系真的很好,你也不怕他要走了你的名额。”

白起继续表示无视:“然。”

他的培优名额是嬴稷跟现任秦王撒泼耍赖外加使了一点小手段才要来的,要走了……上辈子他没有都能把向寿给挤下去,更别说现在了。

司马靳表示内心挫败感非常重,但他仍不死心:

“我听说公子稷对待向寿已经比得上和你了,出则同车,入则同寝……”小司马夸张地用着手势比划,唾沫横飞啰嗦了一堆,最终一锤定音,

“简直就和新婚夫妻一模一样!”

说完,小司马偷偷瞟眼看白起。

“……”

未来的武安君貌似很平静,脸上看不出一点波动的样子。

小司马在内心失败地搓着小九九,

但下一秒,

“唰”地一声,潜龙长吟,利剑出销,白起非常冷漠地持刃横于小司马脖颈间,

“你听谁谣言的?”

 

未来的武安君面色阴沉地回到了宫中。殿内灯火通明,下人们却纷纷见不到人影,只有嬴稷一个人身着雪白的里衣,长发及腰,乖巧地低头坐榻上。

白起慢慢走近他,嬴稷像是听到了响动,猛地一抬头。

“阿,阿起?”幼齿正太口齿不清地呢喃,在昏黄灯火的照耀下,自脸到脖颈都是一片异样的酡红。

白起静默了半晌,他很想冷漠地转身,但万事往往不如意。

嬴稷像是他的劫,他到现在都恨对方,只是内心纠葛万千,到最后还是放不下。

他怨恨对方将爱情看得太轻,仿佛抵不过一点零星乌有的现实压力;但也明白,即便这份感情他再抱怨,他也不允许他人染指半分。

白起苦笑着用手轻轻触摸对方滚烫的脸颊,空气中酒味弥漫,不用想也明白下人是谁叫走的,而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阿起,阿起……”对方贪恋着白起手上的凉意,不断地往他身上靠,

“我后悔了。”

白起没有作声,他只是将手收回。

这下却是惊动了对方,嬴稷的反应很大,他对着白起看也不看地一把扑上去,白起一惊,反应却是慢了半拍,

未来的秦王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

嬴稷像是没感觉到疼,“阿起阿起,”,他喊着,挣扎地抱死了白起的腿。

“别不要我。”

他喃喃,像是说出内心最大的恐惧,头紧紧地埋在白起的小腿上,

“别不爱我。”

“我爱过你,”良久,白起道,他将嬴稷从地上抱起,醉死的秦王对他倒是很乖顺,

他把他抱在怀中,倚在榻上,揉着对方头上撞出来的包,

“我曾经爱过你。”

他的语气让嬴稷有些怕,正太版秦王死死地拉住他的衣袖,慌慌忙忙表白:“我也爱你,最爱你,我特别特别地……心悦阿起。”

“我知道,”白起道,揉着嬴稷的手下意识停了一两秒,“我知道。可是你我都……都不看重它。”

他知道嬴稷说的是真话,他怀里的人真心实意地爱他;但他更明白,在嬴稷心中,爱情并不重要,过去他怀里的这个人,是秦王,在秦王的内心中,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应该比爱重要。

白起自身也是奉行着这样的原则,所以他会违背秦王的意思,所以他们最后走成了这样的一个结局。

“我们逃吧,”紧紧抱着他不松手的孩子说,“我们逃吧,趁着小时候两不相欠走,然后我养着阿起。”

“你养我?”白起听这话忽然想笑,他打量着对方还没长开的身体,心里面暖暖的,“怎么养?我养你还差不多。”

“哼,”嬴稷闷闷哼了一声,但醉酒状态下的嬴稷只会讲真话,因此反驳不了白起逻辑严密的结论。

两个人搂在一起,真是甜蜜又温馨。

忽然,白起发问,试图云淡风轻:“你最近和向寿走得很近啊。”

“啊,”醉酒后的嬴稷如猫般瞪大了双眼,理直气壮,“这都是阿起的错!”

白起不发一言,只是默默松开手。

嬴稷见状,“唔嗯”一声,立马扑上去搂脖子,在白起脸上一阵乱亲,“本来就是,”幼齿正太的声线很委屈,“你又不给我酒喝!我当然只能跟他要!”

“为什么要喝酒?”

嬴稷默默地将头埋在白起胸前,来回蹭了半天,才闷出一句话:

“我害怕。”

白起一愣,顿了一顿:“怕什么?”

小小的手环住了他的腰,白起觉得自己的里衣有些湿,又过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听到了回答,

“怕你再也不爱我了。”

白起顺着对方的长发,那长长的头发上面有一处不滑,他看着上面的同心结,突然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少了的一段头发去了哪里,

“我爱你。”

他忽然也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对方紧紧搂住,

“我永远都爱你。”

 

第二日,

白起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身旁的嬴稷也醒了,美人在畔,如花似玉,不由心情大好,手一伸,搂过来就想吻上去,

一根食指树在中间,

对面外表幼齿内心直接奔九的伪·正太态度十二万分端正,义正辞严:

“我还未成年。”

……

白起想了一想:“你昨天破禁喝酒了。”

“哦,”嬴稷拉长了声线,眼珠转了转,“可是我喝得度数比较低,而且一口也不算真喝……唔……喂你!”

白起单手将对方的手控到头顶,把对方从头到尾亲了又亲,然后才冷静道,

“我也没亲你两下,而且亲一下也不算真做。”

不过,看着对方的正太外表……白起觉得自己原本有些抑郁不住的东西倒是莫名地平静了下来。

果然,

嬴稷比自己小七岁,正处于一个万事都很糟糕的年龄。

无论是身高、体重,还是在……在其他的某些方面。

PS:

1)废掉的奇葩内容

白起有着强大的意志力和责任感,同时也是个对着既定目标有着异于常人执着心的奇人。

换言之,这货就是个紧抱着沉没成本死不放手一条路走到黑没撞南墙不死心撞了南墙更不会死心的偏执狂!

对于身兼白起人生路上沉没成本、黑、南墙等一系列负面角色的嬴稷,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自白起上辈子把自己命搭进去后,放手就变成了一种更艰难的事。

换言之,对于白起而言,他和嬴稷之间的关系就变成了,

我上辈子都把命给你了,你这辈子还不给我乖乖跪下!

有某种真相了的感觉......就是好像黑婉君(手动再见)

2)关于原谅

为什么婉君会原谅。

因为婉君不是在和人争宠。

自从知道考古《云梦竹简》中记载了“五十一年,王稽、张禄死。”后,我就再也不相信渣昭和范叔的君臣情了。至于为什么《云梦竹简》记载为“张禄”,因为那是魏国人范雎入秦时的化名,也是魏国史官的记言。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我觉得渣昭和范叔外在很像,都有着一种“精致利己”的自我保护精神,惺惺相惜。

但骨子里他和婉君更像能携手奋斗的人,相似又不同,有共同点,毕竟婉君的作战方针与渣昭治理内政的手段如出一辙,都是“残忍”。

婉君作战后不会留下活口,渣昭治理的境内不会留有饥民。

但也有互补点,渣昭只图“利己”的时候,婉君会坚决表示反对,后者到底是个有独立思想的人。

至于为什么会原谅,因为我在设定中定义了“他们不是因为爱情而相杀,而是因为责任”。

渣昭在爱情上面并没有背叛对方,所以为了责任的相杀婉君表示可以理解。

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他自己也把爱情放在很后很后面,所以他无法拿这个去苛求对方。

所以他愿意原谅,政见上的不同归政见,不会让它涉及到其他。

以上。

3)等等!!!

我写的是个什么东西我他妈自我要嫌弃一万年啊啊啊啊啊啊!!!!!

讲真啊,这篇是我在无数挤压稿赶不出来的情况下胡乱编凑的,我原来是想写一个“表白阿婆一万年”的致敬《endless night》的文......

我写了,

然后没保存。

..................

............

......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爱了,谢谢。

评论(1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