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聊

无话可说

今日今夜思·作为一个黑粉我想写个治愈故事

作为一个天天想搞事且最近过得不怎么爽的黑粉……

我最近特别想写一个治愈故事,

一个从来过的战战兢兢的普通官僚在亲身经历了国家沦陷,黎民逢难、亲人惨死、恩人被奸杀后,立志报国,誓要对得起自己身上的俸禄,为新任君王扫清天下牛鬼神蛇。

为了寻求恩人惨死的真相,

他无奈放弃了自己下半生的前途,忍痛抛弃了自己妻儿的性命,费尽心机,竭尽全力,在道德与非道德之间来回挣扎,在职责与非职责之间摇摆不定,最终在经历一宿的直面本心后,决定拼却一切,将最后的那个凶手逮铺归案。

他什么都没有,而对方什么都有。

他什么都没有,钱,名声,权力……只是他觉得他作为这个国家的一份子,他必须,也有责任做好自己曾经的工作。

而凶手什么都有,地位,关系,治外法权……对方强大到让他觉得,即便对方在朗朗青天之下亲口说出自己的罪责,也不会有任何的惩罚。

可是他殚精竭虑将下半生的前途全部赌进去,设计了一个局。

于是对方给了他一个机会,

“如果你能在黎明前找到证据,那么我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结果。”

就像所有俗气故事的结尾一样,在天亮前的最后一刹那,

他找到了。

 

呃,不好意思,我之前忘了说了,这是《苏姬》的后半段故事中的一部分,换句话说这也是个同人。

无名官吏与杀人凶手我昭的故事。

对,杀人凶手我昭啊......

《苏姬》的最后有一桩女干杀案,市被的妻子被女干杀,燕女以真相和与中山毗邻的十三城为代价,成功策反了市被,干掉了与宗亲联手的太子平。

……

鉴于这是一个伪·历史同人,那么我觉得大部分人都猜到结局了。

 

在黎明点亮之前,曾经的官吏找到了证据,可惜就在他说出后的下一秒,屋外传来了声响,是大队人马,也是一个旨意,

秦国、燕国、赵国、楚国……四国已达成协议,下一任秦王就是公子稷。

在身后无数人的跪拜声中,拚却一生的捕快与沉默依旧的凶手互相对视,

这就是最后的结局。

 

我曾经和莉莉详细了描述了这个想法,莉莉问我最后呢?最后那个坚持正义的人怎么样了?

那个曾经平庸的官僚,那个猜到部分真相的人……

“他怎么样了?那要看燕王怎么想了,”公子稷漫不经心,“燕王是个聪明的人,寡人还不至于要去关心这样的小事。”

这就是他的结局。

 

顺便谈谈我心中的我昭吧。

身为一个我昭的黑粉,这点我自己是承认的,我大概不全意义上想写一个完人。当然,这并不是说我有意地想黑。

实际上,在我心里,《苏姬》这段坑爹的原创有点黑过头了……不过我当年写文的时候可是征询过广大人民群众的意见,你们可是一致选择让我昭亲手捅刀杀人的。

其实,可能在我心中,我昭是个,

逢人就踩,见人就上,遇弱则干,碰强则……双膝下跪,熟练掌握着十八种不同跪姿的男人。

我不是要黑他,真的,我活了这么多年,对我这种从小就被扔在文化气息浓厚的清高老学究家里养大的人而言,

他和刘邦一样,都是人生的一股清流。

对我来说,能做到唾面自干,这比坚持准则万事不求人可难多了。

我家从小就告我要独立,要自强,要不受嗟来之食……我大概也一直是这么做的,我到现在也不觉得这个有那里不好,但同样的,我也认为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慢”。

但这不妨碍我讨厌叛徒讨厌卖国贼讨厌大厦将倾时那些依然嗷嗷叫唤的硕鼠,“淫”,过渡也是罪的一条,他们有他们的丑。

有来有往才是道理。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单方面的索取或者付出,都是一种愚蠢。

不过问题是,我知道有这样的道理,但这并不阻挠我更能欣赏“弯曲”下来的美。

其实一般而言,我笔下有两种我昭。

一种是在写小甜文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与我婉一定会构成非常明显的“强弱比”,婉君是“强”,我昭是“弱”。

典型就是,我昭是个“除了脸和钱(权)就没有其他优点长处”的男人,而我婉除了没有“脸和钱”其他基本万能的形象。

我昭:阿起怎么办?好伤心,貌似除了钱和脸之外我就没有其他的优点了。

婉君:……

婉君:不,其实还有一个。

我昭:?

婉君:自知之明。

在这种坑爹,说实话也不怎么健康的关系下,我昭只负责貌美如花,婉君则负责……负责除了貌美如花以外的其他所有。

甜文,甜宠文。我就是喜欢写甜宠文,至于这个人单方面付出能不能坚持到天长地久……反正我写的都是短篇。

童话故事都会在最好时候结尾。

第二种我昭就比较正常了,智商正常、情商正常、心黑的时候够黑,心软的时候够温柔,做事也比较靠谱。

我希望他是一个普通人。

所谓的普通人,他没有太强的道德也没有太弱的为人准则。他不会去做坏事,但被迫随波逐流的时候也会自我开解。他不会去主动伤害一个人,但对所有的间接伤害都无动于衷;他怜悯每一条生命,但死去的人多了也就自然化成了数字……

当然,就和每个人一样,他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基于出身,基于成长。

他和婉君之间的爱情,基于两个方面,一个是他们对彼此有某种肉体上面的欲望,第二个,他们是一对货真价实的利益同盟。

前者为辅,后者为主。

他们有目标,有执行力,一个在上面为其遮风挡雨,扫清上升途中的障碍,而另一个则化为长剑,用功勋维护着王座的尊严。

背与背相靠,将勇气灌注彼此,一方倒下,那么另一方决不抛弃。

他们有一个理想,

“我从下面走来,我希望后来人的路可以不要这么难走。”

简言之,凯撒与平民联手杀权贵。

连结局都是一样的,屠龙勇士变成了龙,凯撒发现他自己还有一大家子权贵要照顾,而平民,平民自己也成了权贵。

当利益已不再,即便我们再相爱,也免不了彼此厮杀的命运。

 

一般第二种,我拿其来写长篇。

 

上述都是碎碎念啦,毕竟新的一年要开始了,也就随便找个地方说一点关于新的一年的计划。

当然,言归正传,

作为一个特别想搞事的但有自知之明的黑粉,就像当初众人决定我昭杀还是不杀市被妻女一样,我真诚地问一句,《苏姬》的后半段构思的能接受吗?

至于不接受……

那就找齐女顶锅吧,就和上次一样,齐女存在的意义真是一点意义也没有。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