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聊

无话可说

【昭白昭】自由(一)

依旧是双重生梗,大概是双重生后的昭白酱酱酿酿亲亲爱爱结果被惠文王给当场抓包后的故事。

其实有两个版本,

不正经版本已被我【连灵魂画手都不如的画风】给自行干掉了,

至于比较正经的版本,就是这个了。

最后,

注意:这是填坑!这是填坑!!这是填坑!!!

小天使如我才不会开坑呢。

谢谢。

 

Freedom means responsibility.

自由即责任。

 

“我爱你。”

他注视着他,对他许下了这样的诺言,然后一步一步走上前,带着满腔的感情,相互依偎,唇齿纠缠,

“我爱你。”

而在他们的身后,

面色铁青的秦王目光冷冷。

 

透过窗棂的缝隙,嬴稷静静地看着户外的天空,碧蓝透彻的蓝天之上,没有云,没有风,就像这一方静室一样,什么都没有。

这是他被监禁的第一十七日。

在一十七日前,他与白起在梅花树下,一切都没有瞒过秦王。

 

“稷儿你犯了什么事?”君夫人魏氏叹了口气,她站的离嬴稷有一步多远,身边的下人早已被她屏退。

嬴稷低头:“连累母后了。”

“呵,这倒不打紧。”魏氏轻轻一笑,弯下腰,揉揉嬴稷的头顶,温柔言,“哪个孩子没犯过错?即为人母,那承担上几分也算不得什么。只是,”魏氏正视着嬴稷的双眼,“你和我讲,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嬴稷嘴唇微微蠕动,却沉默。

魏氏继续言,“你在我身边长大,你的性子我也知道。成熟稳重是谈不上,但也不是个轻易会犯事的。稷儿,这到底是怎么了?”

嬴稷依旧默然。

室内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嬴稷到底是别开了眼,一个字也不肯说。

魏氏无奈叹了口气:“你年纪虽小,却自幼是个有主见的,我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你父亲这回是真气大了,我和你兄长连番劝了几番,也不肯听。这样吧,你马上跟我到你父亲那去服个软,你父亲也不是个固执的人。”

没有用的,嬴稷想,他的父王,死后谥号惠文,并不是一个会为感情而让步的人。君夫人也不过是好心罢了。

魏氏又劝了几次,终究无法。

“稷儿这几日要仔细,快入冬了小心冷,我和你父王到时候再说两句,好歹也是个小公子,禁足也不是这个禁法……”到底是放弃了,魏氏拉着嬴稷的手絮絮叨叨叮嘱了半天,“你呀,真是……”她突然言,手伸出来轻轻抚上嬴稷的额角,然后帮他整了整衣冠,

“真是个倔孩子。”

“母后,”在魏氏即将踏出宫门的最后一刹,嬴稷忽然出声叫道,

魏氏莫名回头,

“我担心阿姊。”

 

魏氏是个娴熟温柔的女人,秦王驷四年,在魏侯的安排下,她遵循父令,远嫁来了这个遥远的国度,而同样的,十多年后,在相国张仪的安排下,她也将独女亲手送往了另一个国度。

明明是个孩子的话语,却让魏氏的心里莫名的不安。

“稷儿不过是个孩子,犯了再大的错误,也不至于关到现在。”魏氏对秦王劝言,秦王持刀笔的手略略一停,却没有回答。

“他是个聪慧的孩子,平日里也非常成熟,从没……”

“慧极必伤,”秦王轻轻开口,打断了魏氏的话语,“他就是太早熟了,所以才成问题。”

“你不用管他,”秦王翻阅着手中的竹简,一句一句浏览,“他好得很呢,哪像知错的样子,就连这玩意儿……”秦王冷笑一声,握着竹简的一角,目光却有些凝重。

魏氏张了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有下人禀告,太子傅甘茂求见。

魏氏当即请离,秦王没有挽留。

甘茂神色匆匆,明显是着急的样子,但看见她,却还暗中向她打了个眼色。

魏氏心中猛地一沉。

她不知道时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直觉并不是好事。

到了晚间,迟迟而来的消息验证了她的预感和嬴稷传递给她的担忧,

从她的女儿,易太后远嫁之地传来的紧急消息,

燕王哙禅位,相国子之登基。

 

白起从梦中惊醒。

梦里面的嬴稷还是上辈子的摸样,他说着他的责任,然后告诉他,他们一点都不重要,也一点都不自由。

他手里握着剑,嬴稷的手放在他的手上,一点一点地,他们共同将剑埋入他的腹中。

嬴稷的脸色很平淡,就如往常。

我爱你。

白起茫然地想。

我曾爱你。

牢房外有轻微的响声,白起不为所动,他不在乎,也无所谓,他现在吃得下饭,睡的好觉,只不过是在等一个结局。

轻微的响动慢慢地停在了他的跟前,隔着牢房的栅栏,来人停下了脚步。

白起微微睁眼,却一愣。

“我知道你醒了,”秦王道,他将一卷竹简扔了进来,“他写的东西,你不看看吗?”

 

“燕王难做。自惠公后,燕王饱受众卿钳制,政令难出蓟都。此事天下皆知。不过即便如此,姬姓也不会容许外姓夺取燕王一位。子之想借士人之力和燕王之名扫平燕国,也有些托大了……”张仪侃侃而谈,“不过依臣的意思,底下人未必知道的那么清楚,也未必不想变,再加上北边军的实力,胜负五五开,勉强和众卿相平。”

“那么我女儿呢?”君夫人魏氏的声音在不住地颤抖,“相国,你昔年说易王年龄虽大,但身体素来不错,结果呢?才过去几年就没了!现在子之又叛乱,没了姬姓,我女儿谁负责!”

“子之并非叛乱,实乃燕王禅位。”张仪辩解道,“燕室并未受子之管控……”

“住口!”魏氏怒极,随手拿起案上的摆设就往张仪头上砸去,“田代姜齐,也声称厚待姜姓,但结果呢?你张仪要不要也去过过姜姓的日子!”

“可子之并未…”张仪边躲闪边解释。

“闭嘴!”

“安静。”

秦王忽然轻轻喊了一声,然后扭头拍拍魏氏的手:“失态了。”

魏氏胸口起伏不定,却还是低头强笑:“妾有罪。”

秦王拍拍魏氏的背,用眼神示意站在身后同样有些气愤的太子荡,太子荡轻轻喊了两声“母后”,便将魏氏扶起带走。

“心念子女,人之常情,何况又是君上之女,当然不比寻常。王后失态也是真性情。”太子傅甘茂出言圆场,“当然相国也是为秦考虑,只是难免,毕竟父母心啊。”

“此言差矣,”兼职宗正的樗里疾却是出言反对,“公主身为宗室,受天下秦民供奉,自当身先士卒,为秦效力。王后心情抑郁可以理解,但公然攻击相国,怕也是不智。”

“这个……”

“够了。”秦王冷冷道。虽然同为魏人,但魏氏与张仪却是素来不和,一方面是因为张仪的特意避嫌和对魏国的几次出手;而另一方面,魏氏是真的爱孩子。

无论亲生与否,魏氏都用一样的眼光去看待他们,照顾他们,很少有私心。

我原本以为一天能写完的,结果并没有。

而且进度相当低迷。

争取明天搞定!干吧爹!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