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聊

无话可说

【昭白昭】双重生梗 《自由》(三)

自由(一)

自由(二)


“是,我是爱他。”年老的秦王并不讳言,他神色很平静,姿态很端庄,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微微一笑,隔着殿内的一盏一盏彻夜长明的铜灯,回忆起那一个站在月夜星空下手牵手并肩而坐的夜晚,

“啊,所以呢?”

“你的手在出汗,脉搏跳得很快,”白起靠近他。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嬴稷却觉得自己整个神经都绷紧了,

是因为害怕,他在心里提醒自己,他并不相信白起。

即便他们曾经从一张床上醒来,即便他们感受过对方的体温。

“眼睛也很明亮。”白起却用手指拂过他的眉角,神情温柔的不像往常。在一刹那,嬴稷听到了自己干瘪的声音:“然后?”

“因此你爱我,”就如以往无数次一样,白起的声音平稳而有力,就像诉说着这世间的无数真理。同时他举起嬴稷的手,将他放在自己的心口,

一下一下,心跳的频率像与他重合一般,让嬴稷整个人都不自觉发抖。

“就和我爱你一样。”

年老的秦王面对着范雎,重复着白起过去说过的话:“我看到他,手心会出汗,脉搏会跳得很快,神经不自觉绷紧,整个人都在发抖。所以我想我的确爱他。”

“可惜,”秦王轻轻巧巧打了个转折,“这一切没有多少用。他想要的与我想要的,他所信的与我所信的,”

他看着远方,遥遥地如同在看人生,“从来都与此无关。”

 

“让我去燕国吧,我去陪姊姊吧。”

少年的话还在魏氏耳边回响,魏氏不由一愣神,手里的针竟然扎错了地方。

妇人定定地看着白皙手指上绽放出的红色花朵,红色的血珠一点点地从皮肤下面慢慢渗出,耳边一连串炸响的惊呼声。

“肃静。”她身旁的青衣女官抬眉轻轻提醒了一句,周围瞬间归于宁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是个怎么样的孩子呢?”魏氏忽然叹息,放下了手中的织物。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周围的下人却都一个一个知情知趣的退下了。

仅剩的青衣女官并不插嘴,只是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

“还是查不出来吗?”

魏氏忽然淡淡地问了一句。

青衣女官上前行礼,低头谢罪:“妾身无能。此次君上震怒,黍稷宫上下无分男女老幼共二十余人具入咸阳狱,到现在,生死尚且不能知。后面也令人仔细留心了,芈氏都快急疯了,她现在就这么一个儿子,日日叩求夫人且不提,咸阳令那里也是在到处找门路,那对姐弟应该也是真不知情。”

“严君两日前也去问了君上,听寺人言,严君去时面色怏怏,想来宗室也不得消息。”

魏氏沉吟半晌,“也不怪你。”她长叹一口气,像是想把心中的郁结尽数吐出,她的女儿在燕国颠沛,她的儿子的根基却总不是那么的稳当,“你说说你的看法吧。当日形势不明,太子傅甘茂的意见是保公子稷,想那孩子自幼老成,惹不出什么大事,不如拉他一把,给咸阳令留个脸。”

“是个好孩子呀,”魏氏悲戚笑笑,眼里的光芒柔和万丈,“也不知是做错了什么。”

“夫人,”青衣女官道,“以妾身看,您不如听太子傅的。”

“一来,平衡宗室的态度。宗室以严君为首与您素来不和,这一任太宗伯年岁已高,下一任由严君接替几乎已是定局。但秦国默认的规矩,太宗伯为虚职,素来不能管事,是故这一代公子谁能接替严君才是关键。夫人,能能严君所不能保住公子稷,就同于示好诸公子,日后无论谁接替严君,都会感念您这份仁德。”

魏氏只是听,摸着手上的玉镯,并不多语,

“二来,在于君上的态度。”青衣女官继续侃侃而谈,“君上想要惩戒公子稷吗?当然,否则黍稷宫二十六人不会到现在生死不知,公子稷也不会自九月后一直被禁足到今日。但问题是,妾身观君上,怕有点古怪。”

“这态度,不像要罚,可能还要用。”青衣女官声音略有迟疑,仿佛对这一点不太确信,“我们的这一任君上,出了名的不论亲疏,唯才是举。九月份公子稷闹出了这么大的一场举动,君上那时是真被气到了。但到了现在,除了禁足,君上居然没有多为难公子稷。”

“那也要看他做了什么。”魏氏道,兴致萧索,却是微微一笑,“他想去燕国陪缄儿,也是有心。

“我到底听了他们那么多声母后,”君夫人魏氏言,“我会做我该做的。”

 

脚步声从背后响起,那声音很轻微,但熟悉的韵律却让嬴稷蓦地转头,似悲似喜,感情瞬间外放,眼中像是拥有了整个苍穹,

白起就站在他的身后。

神情模糊,面色不明,整个人,都笼罩在秦惠文王的阴影之下。



PS:

写得玩的小剧场。

大概就是第一自然段写完了以后想写个总结并且顺便往某些不可言说的方向YY一下.......

总结:

渣昭:你怎么这么敢确定我喜欢你的?

婉君:......你每次看到我的时候,心跳会加速,手心会出汗,瞳孔会放大,神经会莫名紧张。偶尔还会脸红,眼睛从来不敢正对我的视线......

渣昭:......

婉君:所以你一定喜欢我。

渣昭:......突然不想和你讲话了。

婉君(握住渣昭的手放在心口,心跳剧烈):就和我一模一样。


或者掐一段,改一下......


渣昭:你怎么这么敢确定我喜欢你的?

婉君:......你每次看到我的时候,心跳会加速,手心会出汗,瞳孔会放大,神经会莫名紧张。偶尔还会脸红,眼睛从来不敢正对我的视线......

渣昭:......

婉君:所以你一定喜欢我。

渣昭:你想多了,心跳加速是因为空气闷,手心出汗是因为天气热。瞳孔放大,神经紧张是因为我身体有疾。至于脸红和视线问题,你没发现我每次这样,比如现在,都是在想方设法骗你入套吗?

婉君:......

渣昭:......

渣昭:骗你的,其实就是因为你!

评论(12)

热度(45)